?

遇見設計師(十九)|工業設計手繪第一人——黃山手繪工廠校長梁軍

動態 2019.09.25

 梁軍

2006年創建黃山手繪工廠

借筆建模教學體系創始人

光華龍騰獎(2016)中國設計業十大杰出青年

擅長產品創新設計、設計表達



獲得獎項:

2009 全國高校美術教育名師獎  
2010 創意中國•第四屆全國青年設計藝術雙年展銀獎  
2010 全國青年設計教育成果獎 
2010 “古銅杯”創意銅陵設計大賽金獎、優秀獎  
第四屆全國青年設計藝術雙年展銀獎1項、銅獎1項、入選3項
2011 第二屆“全國高校美術教育成果獎”  
2012 第四屆安徽美術作品大展•藝術設計展入選2項 

2014 第五屆中國高校美術作品學年展“優秀指導教師”
2015 安徽省第四屆大藝展教育科研論文2等獎
2015 獲2015光華龍騰獎設計業十大杰出青年提名獎 
2016 獲2016光華龍騰獎設計業十大杰出青年


設計手繪對于設計師的作用

就相當于作家寫字

 

 

 

上品工業君:您被稱為工業設計手繪第一人,有沒有人質疑過您的作品是在炫技?您覺得設計師應該如何平衡過份追求炫技和解決實在的問題兩者的關系?

 

梁老師:其實這個不是問題,如果有質疑這個問題的情況,那只能說明還沒有太明白工業設計手繪的作用,以及工業設計手繪教育培訓存在的意義。

如果以培養作家做類比,優秀作家應該具備的基本素質是會用手寫字,會用軟件打字,知道怎樣去寫作,能將書出版出來,還能暢銷。而設計師應該具備的基本素質是會設計手繪、會軟件表達,知道怎樣去做設計,保證設計能生產出來,產品還能暢銷。

那么,其實設計手繪對于設計師的作用就相當于作家寫字,能將自己的思維通過紙、筆快速的紀錄下來,并讓人看懂,如果再能讓人看得賞心悅目那就更好。作為教寫字的,如果你自己都不能將字寫到“賞心悅目”,那還談什么教寫字?所以,不存在“炫技”,夠“炫”只是保證能教好學生的基礎。

而作為設計師,要搞懂的是設計手繪不是拿來看的,而是拿來用的。這個用,就是能將自己的思維快速、完整表達出來,并讓他人看懂、讀懂你的設計。如果沒有達到這個功能,那就是在炫技,這一點,我們在教學過程中也是反復強調的。

在設計手繪的教學中,我們要幫助學生解決的問題是如何把字寫好、寫漂亮,能順暢紀錄、表達自己的思維。但是要清楚,字寫得再好,充其量也只是一個書法家,不是作家。

上品工業君:有的學生喜歡工業設計,卻在報考的時候因為選擇了服從分配,被調劑到了其他的專業,畢業之后毫無設計基礎卻依然想做設計,您覺得毫無設計基礎的學生畢業之后還適合做設計么?對此您有什么好的提議么?

梁老師:我一直認為,工業設計的內核是發現、評估問題,并通過整合、協調、換位去解決問題,手繪、軟件、工藝、美學等等專業知識,只是幫助我們去實現這一目標的手段或工具。而發現、評估、解決問題,并不是工業設計師的專利。

如果說得再理想化一點,我們都是在生老病死的人生歷程中,在輪流更替的自然規律中,在瞬息萬變的社會發展中,在日新月異的技術革新中,去感悟生命的含義,抗爭于現實與憧憬之間的差異,再帶著無限的希望去設想、去計劃、去創造,從而輸出生命的意義。

只要具備發現問題、評估問題、解決問題能力的人都是設計師,在這個時代,每一個人,也都應該是一名優秀的“設計師”。而沒有具備這些能力的人,即便你學了工業設計,也并不是合格的設計師。

所以,如果真的是熱愛專業的人,可以先對自己做個評估是不是具備這些能力。如果具備,那就擁有了一個設計師最重要的核心素質,剩下的就是反補專業知識了。而且,如果是真熱愛,反補專業知識的渠道有很多,在今天在這樣一個知識爆炸、學習渠道與資源豐富、機會如此多的時代,不太存在想學學不會的情況。如:本科時可以旁聽、輔修工業設計課程,與工業設計專業學生組隊進行創新與創業項目訓練;本科畢業后選擇跨考工業設計碩士研究生;可以參加系統的專業知識培訓;可以去工業設計設計公司實習,等等等等。

另外,在學科邊界日趨模糊的今天,具備跨學科專業背景的人從事工業設計,其實還擁有工業設計專業背景的人不具備的跨界優勢,這種優勢可能會迸發出不可預測的化學效應。我們近幾年的學生中,跨專業的學生也越來越多,我相當期待這批人才未來給工業設計行業帶來的發酵。

工業設計教育

越來越難匹配社會與企業需求

 

上品工業君:畢業的學生都有這種感覺,在學校學到的東西都是老師教的,自己的設計作品也是老師傳授的,怎么才能突破現有的設計思維?

 

梁老師:突破是必然要去突破的,而且,不僅僅是突破的問題。

現行的教育體制是有問題的,這些問題不管是設計教育工作者、學生、企業、設計師都能意識到,我曾經連寫了3篇《工業設計教育,到底怎么了?》的系列文章,從體制、教師、教學、學生、企業角度分析過這個問題。

現在的主要問題是,大部分情況下,高校所教的知識已經存在滯后于社會發展的情況。如果不突破,工業設計教育會越來越難匹配社會與企業需求,如果僅僅是靠老師教,如工業設計專業學生會難以適應崗位要求,設計人才的供需會嚴重錯位。

作為學生,要提升能力、突破瓶頸不能等到畢業那天再去突破。在大學期間就不能把自己局限在校園的“象牙塔”以及學校傳統的教學里。在保障學好學校課程的基礎上,低年級可以通過參加培訓與設計競賽去夯實基礎、拓廣眼界;高年級可以通過實習、游學、參與行業交流等方式去進一步了解行業發展動態,進而反思自己的不足,在畢業前盡可能的補齊短板,才能在畢業時最大程度匹配社會與企業的需求。

“萬物莫不有規矩”

 

上品工業君:您常常教育學生要懂“規矩”,這個規矩是指什么??

 

梁老師:既有社會的規矩,也有自己的規矩。

《韓非子》中說“萬物莫不有規矩。”懂規矩、守規矩,不是要將自己陷入被限制的各種條條框框,而是更好幫助自己成長。懂社會的規矩,是幫助自己去搞懂社會運轉規律,從而更好的融入社會、團隊;守自己的規矩,是幫助自己去把握好自己的成長節奏,從而更好的認清自己。

說實話,這么多年看到過不少 “心高氣傲”、“投機取巧”的人,藐視規矩、踐踏規矩,其結果要不就是在現實中撞得頭破血流,要不就是在成長過程中拔苗助長。

人成長得過程其實是一個修行的過程,我們要先去尋規、循規,如果真有能力,再去優規、破歸。不去懂規矩、守規矩,即便眼前“得利”,其危害其實是后患無窮,因為“德不配位,必有災殃”。

“梓匠輪輿能與人規矩,不能使人巧”,我經常跟學生講“規矩”,是期望他們能踏踏實實的成長,這個行業需要做實事的人。

尋找到適合中國的工業設計發展道路”

 

上品工業君:您覺得中國的工業設計未來的發展趨勢是怎樣的?

 

梁老師:這個問題很大也很有意思,我自己也經常在想這個問題,很難在現在說出一個標準答案,如果非要有一個答案的話,那就是“尋找到適合中國的工業設計發展道路”。

工業設計在中國的發展與共產主義在中國的發展極其相似,陳獨秀1901年、李大釗1913年先后東渡日本,學習到民主思想,回國后布道、宣教,進而喚醒民族精神。“南陳北李”拉開了一個歷史序幕,而在他們之后,一批批留學再歸國的學子、扎根本土的熱血志士,繼續了一個世紀關于共產主義思想本土化、拉近民族差距的“救國”、“興國”思考。忍辱、舐傷、師夷、長技、御辱、曲折、反思、復興,就是自19世紀的中華老帝國被揍得快殘廢后,這個國家、民族百年間的“救國”、“興國”進程。

在這一進程中,忽悠的、復辟的、割據的、媚外的,都輸了。而真正懷揣救國救民理想,并能審時度勢、因地制宜,多樣但不割據、受援但不骨軟、師夷不媚外的共產黨,找到了一條適合中國的共產主義道路,取得了勝利。

在這樣一個大的歷史進程與物競天擇的規律里,大到民族,小到一個專業恐怕都難以跳出這個規律,冥冥中好像有一只手在指揮著我們,也讓人感慨萬千,因為工業設計發展到今天,與這一進程的初始階段極其相似。

改革開放之初,以柳冠中老師、張福昌老師為代表的第一批“引路人”,先后奔赴德、日等國留學,回國后成為第一代工業設計“拓荒者”與“布道者”,二位老師,也被今天的業界尊為“北柳南張”。

在這之后,也拉開了工業設計本土化、縮小與國外差距的發展序幕。一批批設計師走出了國門,問道、從業、求學,讓世界看到了中國的工業設計力量,再陸續歸國返哺中國工業設計。一大批根植于中國本土的設計力量,在思考中國工業設計的生根、成長。一大批優秀的教師,在探索中國工業設計的發芽與孕育。

到今天,可能需要思考的是:

從發展進程來看,師夷、長技,我們到今天究竟完成得如何,該如何反思去避免不必要的曲折,在經濟、文化、產業全球化的今天,又該如何抵御不一樣的“侮”,并隨著民族的復興而振興。

從本土化與差距來看,中國的近現代史已經告訴了我們,其實解決的關鍵在于“差異”?,F實存在的差距,決定了我們要“師夷”;但是中外的差異,決定了只有“長”出適宜本土的“技”,才能得“天下”;恰恰,只要解決了差異的問題,就自然拉近了差距。

中國工業設計發展近40年了,特別是從2006年十一五規劃以來,發展極其迅速,但到今天其實還是存在不少忽悠的、復辟的、割據的、媚外的。所以,就這個問題,我認為首先行業自身要務實、正心,“師夷”以縮小差距,“反思”以分析差異,找到適合中國的工業設計發展道路,探索這個道路的過程就是發展趨勢。

我們需要思考的是

我們怎么賦予設計生命力

 

上品工業君:設計本身有沒有生命力? 會不會隨時間茁壯,或者腐???

 

梁老師:設計本身當然有生命力,如果沒有生命力,今天就不需要人來做設計了,全部都用像阿里的“魯班”那樣的軟件來完成這個工作就可以了。

我們需要思考的是我們怎么賦予設計生命力,又應該賦予設計怎樣的生命力。“魯班”那樣的軟件其實給全體設計師敲響了一個警鐘,如果只是基于理性的數據分析,再運用各種不同的模版來生成所謂的設計,那這個工作在工業設計領域有一天也可能會被軟件所替代,真到那個時候,工業設計師該何去何從?

自古以來,科技與技術一直在進步,而人性與人心永恒。在未來,真正有生命力的設計是能夠調和世界、溫暖社會的設計,這種設計起碼在很長一段時間軟件還做不到;有生命力的設計師也應該是有社會責任感,從人性與人心角度能去觸摸用戶心理的設計師。

不能調和世界、溫暖社會的設計會腐敗,沒有社會責任感、冷漠自我的設計師也必然會被淘汰。


 

? ?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福